鼹鼠旅游
您的位置:主页 > 国内游 > 吉林旅游 >
.

伪满皇宫详细讲解及攻略

小编静宇2020-12-2198
本篇按推荐的游览顺序详解各处景点。 一、同德殿 同德殿是日本人为溥仪及其后妃设计建造的集办公、处理政务、居住、娱乐于一体的宫殿,是伪满皇宫中最大的建筑。溥仪为了表示

本篇按推荐的游览顺序详解各处景点。

 

 

一、同德殿

 

 


同德殿是日本人为溥仪及其“后妃”设计建造的集办公、处理政务、居住、娱乐于一体的宫殿,是伪满皇宫中最大的建筑。溥仪为了表示与日本殖民统治者同心同德,在殿顶的瓦当和滴水上都烧有“弌德弌心”(“弌”同“一”,读音也相同)。同德殿由此而得名。

伪满洲国成立后,日本人规划长春,长春定为首都,改名"新京"。位于长春"杏花村"的新皇宫工程,因为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经费紧张而停工,只完成地基部分,考虑到新宫殿,难以短期完成,便建筑了这座临时性宫殿-同德殿。但是因为1938年竣工后溥仪疑惑日本人先提出修建同德殿是要在新殿中安窃听器,所以虽然溥仪也同意修建伪皇宫新殿,可是落成之后,他并未去住所以从未正式启用。1943年李玉琴被选入宫册封为福贵人后,居住于二楼东部。

 

 

一进同德楼首先会被宏大和华丽的一座大厅所吸引,日语称为“广间”。

 

 

广间,是日语词汇,即大厅。溥仪曾在此接见日伪高官的朝贺,举办家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溥仪为支持日伪的金属献纳运动,率先将厅内四盏金属吊灯捐献,以支持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

 

 

叩拜间,也称参拜室,是溥仪处理政务、召见日伪官吏、会见来宾、接受朝贺的场所。但未正式启用。遇重大节日时,溥仪多在此接受家眷、“皇族”子弟及亲近人员的三跪九叩之礼。

 

溥仪客厅,也称觐见室,是溥仪非正式接见宾客或召见日伪高官的场所。但建成后一直未正式启用。后改作藏经室,用来存放《大藏经》。

 

 

溥仪卧室,虽称卧室,但有名无实。因溥仪极少在此居住,一方面是溥仪习惯在寝宫缉熙楼独居。更主要原因是怀疑日本人在房间内安装了窃听设备。
李玉琴卧室,原设计为“皇后”婉容的卧室,但建成后,婉容已被打入冷宫,因此一直未启用。但溥仪却让福贵人李玉琴享用“皇后”的卧室,这在历朝历代的礼制上是不可能的。虽然如此,贵人也是夜夜独守空房。

 

 

 

李玉琴客厅,原设计为“皇后”婉容的客厅,可以说原来给皇后准备的都让新宠李玉琴全盘接收了。1943年15岁的李玉琴入宫,被溥仪册封为福贵人后,此厅便由这个新贵人使用。

 

 

闲暇时间,溥仪喜欢打台球,为此设置了台球间。溥仪常在此与宫中学生打球消磨时光,每次打球,学生们都要甘拜下风,以博取溥仪的欢心。

 

溥仪在北京故宫时,就学会了弹琴作曲。因此同德殿建成后,设置了钢琴间。溥仪时而在此弹琴,发泄自己做傀儡皇帝敢怒不敢言的郁闷和不满。

房间内陈设的均为中国传统风格的硬木家具。装饰颇具中国特色,故名中国间。溥仪有时在此休息,也在此召见“皇族”子弟和清朝旧臣。

 

便见室,非正式接见场所。日伪高官及有资格者在叩拜间觐见溥仪后,可入便见室与溥仪座谈。溥仪曾在此定期会见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听取伪满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以下各部大臣奏陈政务。

 

日本间,为了表示与日本“一心一德”、“日满不可分”的关系,同德殿内特意设置了具有日本民族传统风格的房间,故名日本间。溥仪曾在此会见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并共进日本餐。所谓"御用挂"是日语名词,御用是"事情"的敬语,指皇帝的事情,"挂"是从事办理的意思,帝室御用挂就是从事办理满洲国帝室和皇帝的事情。

图19 吉冈安直(1890-1947),二战时期日本军人。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吉冈随溥仪一起准备到日本避难,在沈阳机场被苏联红军拘捕,被解往苏联,后死在苏联。满洲国时期任日本关东军高参。在这十年间,他始终没有离开过溥仪,自己也从一名陆军中佐步步高升为陆军中将。

图20 电影厅

 

电影厅,原设计为宴会厅,隔壁为配餐室,后改作电影厅。溥仪时常携家眷在此观看美化日本侵略者战争的新闻纪录片和故事片。闲暇时也在此打羽毛球娱乐。

 

 

二、书画楼

 

 

书画楼建于20世纪30年代,建筑面积670平方米,是溥仪私人收藏图书、字画的场所,俗称“小白楼”。其所藏大部分为溥仪从紫禁城盗运的清宫珍藏历代古籍缮本、法书名画,包括珍贵图书502函、210部,字画1353件;小部分为溥仪陆续收购及日伪官吏所进献。

 

 

1945年8月伪满洲国垮台时,溥仪派人精心挑选出最为珍贵并便于携带的部分字画运往通化大栗子沟,留存在书画楼的古籍、字画被留守的“近卫军”、“侍从”等哄抢、损毁,后几经周折,绝大部分散佚古籍、字画又重新回到祖国和人民的怀抱。书画楼曾见证了这些国宝的跌宕沉浮。

 

 

其一楼东侧存放字画,西侧存放古版书籍;二楼东侧存放经书,西侧存放各类诗书。

 

溥仪十分喜欢这些古版书籍,常命侍从对书籍整理、修缮,但他很少阅读。

1945年8月,溥仪逃离时,以其体积较大全部留在宫中,所幸这些古籍缮本除极少数散失外,其余13箱缮本秘籍均完好被国民政府接收,转交故宫博物院收藏。北京解放后,这些古籍缮本又全部交北京图书馆收藏。

溥仪沿袭清朝历代信封佛教的传统,常研读佛经。宫中所藏经书,少部分为溥仪从紫禁城携运出宫,如佛教经典《楞严经》、《金刚经》、《心经》、《圆觉经》、《维摩诘经》及道家经典《南华经》、《老子道德经》等,其余绝大多数为溥仪陆续收购及日伪官吏所呈献,如日本人所赠《高丽大藏经》等。

 

 

清朝以铁骑定鼎中原,继承了历代宫廷珍藏。清朝皇帝不仅广征天下珍贵遗籍,而且还潜心学习汉文化,有较高的汉学素养。诗集室所藏多为溥仪有意搜集,并从紫禁城携带出宫的清代历帝所编审的御制、御选的诗集,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三、游泳池

 

 

此处的游泳池,以及天照大神防空洞、建国神社其实都属于东御花园的范畴。清代宫廷历来恪守“龙体不能外露”的传统,但溥仪受西方文化的熏陶,思想比较开放,修建露天游泳池是他的一大“创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