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旅游
您的位置:主页 > 国内游 > 吉林旅游 >
.

伪满皇宫博物院完整详细的各楼各室的介绍与攻略

小编静宇2020-12-21162
伪满皇宫博物院建立在伪满皇宫旧址上,伪满皇宫是 中国 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时居住的宫殿,伪满皇宫可分为进行政治活动的外廷和日常生活的内廷两部分。伪

伪满皇宫博物院建立在伪满皇宫旧址上,伪满皇宫是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时居住的宫殿,伪满皇宫可分为进行政治活动的外廷和日常生活的内廷两部分。伪满皇宫博物院现有包括缉熙楼、勤民楼、同德殿等,收藏了大批伪满宫廷文物、日本近现代文物、东北近现代文物、民俗文物、近现代有代表性的书画、雕刻、非遗传承人作品等艺术精品。

强烈建议去之前看一遍电影《末代皇帝》,除了中后期溥仪和婉容的感情与历史有悖外,基本还原了历史,电影最后在时期,溥仪看着红卫兵唱歌跳舞,非常讽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末代皇帝溥仪

1908年12月,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在两天内先后驾崩,在清朝龙脉稀微之际,先前在名分上已经被过继给同治皇帝,并兼承光绪的溥仪登基成为宣统皇帝,当时他只有3岁,生父载沣为监国摄政王。辛亥革命后,1912年初在袁世凯的压力下,隆裕皇太后颁布退位诏书,溥仪第一次退位。1917年在张勋复辟中,时年12岁的溥仪被再度请出作为清王朝的象征,而这次复辟从登基到逊位前后只经历12天。

退位后的溥仪依然获准住在紫禁城中,受家庭教师英国军官庄士敦的影响,这位曾被辫子军拥戴的皇帝也剪去辫子穿上西服。由于北洋军阀混战,1924年冯玉祥的国民军还是把溥仪驱逐出了紫禁城。这是溥仪第一次走出紫禁城,来到外面的世界。之后溥仪逃往天津,在天津溥仪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1928年孙殿英炮轰清东陵,不仅将珍宝洗劫一空,更是侮辱清皇室的陵墓,给溥仪极大的刺激,他开始亲信日本。1931年11月8日傍晚,溥仪在伪满洲国策划者土肥原贤二的挟持下辗转至东北,作为清皇室的符号,溥仪是再次被扶上帝位的最佳人选。

1932年初,溥仪在长春吉长道尹公署旧址宣布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年号“大同”。1934年在杏花村祭天并在勤民楼正式登基为伪满洲国皇帝,改年号为“康德”。溥仪原本是希望借助日本登基后再将日本抛弃,但他低估了日本人的实力和野心,在关东军实权人物本庄繁、武藤信义与南次郎等人先后对伪满洲国国务院的操控下,这位名义上的皇帝并不能实践所谓的“王道乐土五族共荣”。随着日本在远东战场的挫败与之后太平洋战场的节节败退,伪满洲国政府也在1945年8月因出兵东北的苏联红军而迅速倒台。8月17日,溥仪在今白山临江市大栗子镇宣召退位,后前往沈阳计划逃往日本,被苏联红军逮捕。经过在苏联和抚顺战犯管理所长达14年的牢狱改造的溥仪,在1959年被特赦而开始新的后半生。

伪满皇宫地图

伪满皇宫博物院

游记

从游客中心出来后,是从同德门检票进入博物馆。进入同德门,会看到一栋中日建筑风格兼具的二层宫殿式建筑,这就是同德殿。为了表达出“满洲国”的中日合璧与日满同德同心,日本人挖空心思地想出在房檐的每一块瓦当和滴水上分别烧上篆文“一德”、“一心”字样,同德殿的名称由此而来。尽管同德殿在当时无论是从外观气势上,还是在内部装饰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建筑,但建成后发生一系列怪事,如两人一接触,就啪的冒火花。如今看来,这只是一种静电现象,但当时溥仪怀疑是日本人在楼内安装了窃听器,于是同德殿被闲置。直到1943年,“福贵人”李玉琴进宫后,二楼的东侧原本为皇后婉容建造的寝宫才派上用场,由福贵人使用。

伪满皇宫博物院

进入同德殿是广间,在日语中是大厅的意思,是溥仪举行家宴和接见朝贺的场所。抬头往上看,屋顶悬挂着四个大吊灯是后来的复制品。原作是铜链铝合金制作的,每个重约120公斤。在太平洋战争后,日本的铜铁紧缺,溥仪为表示支持“圣战”,将这四个大吊灯连带同德殿的金属扶梯手、门窗上的铜铁部件一并献纳。一楼东侧专有一间榻榻米陈设的日本间,“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常在这里与溥仪共餐。旁边还分别有中国间、电影间、钢琴间和台球间,对面的暖廊以欧式大落地窗包围,光线非常好,由此可直接看见东御花园。在伪满后期,曾在暖廊设置了枪靶场。走廊尽头的兽头吐水喷泉小而精致,但兽头毁于期间。虽看似富有生活情趣,但同德殿内另有叩拜间和便见室,拱日伪高管直接面见溥仪。

伪满皇宫博物院

同德殿的二楼四壁挂着同德殿保护修缮纪实展,一侧的小馆里展出的是同德殿上的瓦当、龙首垂兽、象鼻龙脊兽等。另一侧是溥仪和福贵人李玉琴的生活区,原本是溥仪和婉容的起居场所,但婉容从未居住过。首先是溥仪的客厅,成为拜见室,用来非正式接见宾客或招待伪满高级官员,后被改做藏经室,用来存放大量的藏书。接下来是溥仪的梳妆间、卫生间和卧室。虽说是卧室,但可以说是有名无实,因为溥仪极少在此居住,一方面是溥仪习惯在原寝宫缉熙楼的独居,另一方面是怀疑日本人在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在旁边原来设计的是皇后婉容的卧室,但建成后,婉容已经被打入冷宫,后来成了李玉琴的卧室。贵人进入皇后的卧室,这在历史上历朝历代的礼制上很难见到,可以说是破天荒的事。

伪满皇宫博物院

从同德殿的二楼可以直接穿过长廊到怀远楼。怀远楼建于1934年,是溥仪祭祀列祖列宗的地方。溥仪取《礼记》中诗句“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为此楼命名,以寄托其追踪怀远之意义。

奉先殿位于怀远楼二楼,是溥仪供奉列祖列宗的地方。溥仪依据《尚书·太甲》中的“奉先思孝,接下思恭”这句话为此殿命名。虽然溥仪成了日本人的傀儡皇帝,但他没有忘记列祖列宗。中央奉有清皇室九位帝后的画像和排位,右侧为溥仪另外七位母亲的牌位。此外,这里还供奉了儒释道的各路神佛,或许是他想让他的老祖宗和各位神佛保佑皇帝之位能够长久安稳吧。

伪满皇宫博物院

虽然怀远楼是供奉溥仪先祖的地方,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里的一楼被用作宫内府部分办事机构的办公室。如果按照清朝祖制,这可是大不敬,但溥仪也毫无办法。侍从武官办公室就是其中之一,在重大活动或外出时,侍从武官需要时刻跟随溥仪左右,以保证皇帝的安全。所以侍从武官必须由陆军上将或中将,并且是溥仪最亲信之人担任。在怀远楼一楼本还有溥仪的私家用车——一辆黑色美国派克轿车和御用专车——一辆红色凯迪拉克老爷车,但现在并没有展出。

伪满皇宫博物院

从怀远楼出来对面是勤民楼,也就是处理政务、举行典礼、接待来宾、赐宴的场所。溥仪根据“敬天法祖,勤政爱民”的祖训命名此楼,以示决心恢复大清王朝的宏愿。这里的正门叫承光门,取继承光绪、恢复祖业之意。伪满时期,溥仪曾在门前与关东军司令拍摄一张“伪合影”,刊登在当时的报纸上,因此这道门便家喻户晓,老百姓称它为“卖国之门”。

从承光门狭窄的楼梯上去来到勤民楼的二楼。一侧是勤民殿,也称正殿,这是溥仪登基接受朝贺,为官吏颁布委任状和授勋的场所。1934年3月1日,溥仪在祭天后,换上“陆军大元帅服正装”在勤民殿举行正式的登基典礼。这里勤民殿复原了《日满协定书》的签署场景,依据当年的模样的大红地毯另铺有凤凰图案的五色毛毯,“兰花徽”饰的宝座,以及象征皇权的御台和国台。

伪满皇宫博物院

御学问所,后来被称为西便殿,是溥仪非正式接见伪满官吏、外交使节的场所,溥仪曾在此接见过汪精卫。汪精卫曾在什刹海旁埋藏自制炸弹,企图杀害溥仪的生父载沣。1938年12月,汪精卫公然叛国,并于1940年3月30日在南京成立伪中国民国国民政府,自任代主席。1942年5月8日,在日本关东军的导演下,这对仇人在此会见,结束后,溥仪还为汪精卫在嘉乐殿举行隆重的欢迎宴会。

伪满皇宫博物院

飨宴场是溥仪赐宴的场所。每当万寿节或庆典之日,溥仪都要在此设宴招待日伪高管。赐宴时用的是由大和旅馆提供的西餐,但溥仪的那份是宫内的洋膳房特制的,因为溥仪疑心非常大,害怕别人在食物里下毒,所以他吃的东西都是由厨师和侍从尝过后,装入特质的食盒内,贴上封条并在餐桌上当面开启。不仅如此,还要身边的侍卫再尝一次,他才肯吃上几口。

伪满皇宫博物院

勤民楼内最后是吉冈安直的办公室。作为一名日本高级特务,吉冈安直不仅是关东军高级参谋,还是满洲国帝室御用挂,负责监控溥仪的一言一行。关东军的每一个旨意都是通过吉冈安直传给溥仪,包括溥仪的出巡、接见宾客、行礼、举杯祝酒,以至于点头微笑、说什么话等等。不仅如此,吉冈安直还要求日军在关内每攻占一座城市时,溥仪都要向战场方向鞠躬,为战死的日本军默哀,每月还定期到建国神庙为日军祷告胜利。到了伪满后期,吉冈安直甚至以关东军的代表自居为溥仪的父亲。1945年8月11日,吉冈安直随溥仪一同逃往大栗子镇,8月19日被苏联军队在沈阳机场俘虏。在前往苏联的途中,溥仪希望苏军将他们两人分开。至此,溥仪才和死缠他十年的吉冈安直断绝关系。1949年1月24日,吉冈安直在苏联暴病身亡。

最后一个值得参观的楼是缉熙楼,亦称寝宫。“缉熙”二字象征着光明,溥仪依据《诗经·大雅·文王》中的“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这句话为此命名,希望继承和效仿康熙皇帝,复辟大清王朝。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日本关东军的控制下,溥仪在这里度过了13年4个月零8天的傀儡生涯。

进入缉熙楼,一楼西侧原为溥仪的会客厅,1937年谭玉玲入宫后,改为祥贵人谭玉玲的书房、客厅和卧室。1937年溥仪从北京选了17岁的满族女子谭玉玲入宫,作为溥仪的第三位妻子,也是表示对婉容的惩罚和宫中必不可少的摆设。谭玉玲性格活泼,深得溥仪宠爱。不过谭玉玲只在此生活了五年就死了,具体的死因至今不详,成了历史之谜。

一楼另一侧侧是宫女、太监的生活区。目前展出的是溥仪、婉容、文绣等人的旧照片。

二楼则是溥仪和婉容的生活区。溥仪的卧室装潢比较简洁。溥仪喜欢独居,当年不管是贵人还是皇后都没有权利来此居住。红木床上雕有二龙戏珠图案,上面的缎枕是谭玉玲亲手缝制的。书房与卧室相通,是溥仪日常学习的地方。作为傀儡皇帝,溥仪并没有什么公务需要去勤民楼处理,于是书斋成了办公场所,常在此接见吉冈安直。墙上一幅水墨山水画就是吉冈安直所画,虽然画的不怎么样,但溥仪却不得不挂在明显的位置。此外,书房里还有一件引人注目的物品,那便是溥仪第一次东渡日本时曾经坐过的日本“比睿”号战舰模型。

伪满皇宫博物院

伪满皇宫博物院

出了书房,隔壁是理发室,也用作消毒室。一般在出访时溥仪才